136 糖衣炮彈(第1/2頁)

所以尼亞薩蘭在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之前,或者說,在南部非洲實行自治之前,尼亞薩蘭要充分保持低調,就算是尼亞薩蘭的水產品豐富的吃不完,羅克也不會把水產品對外出售。

就算德蘭士瓦的礦場需要尼亞薩蘭的炸藥,羅克也不會把炸藥賣到德蘭士瓦。

人力資源也是一樣,羅克在約翰內斯堡移民一年多,約翰內斯堡的華人才剛剛突破十萬。

尼亞薩蘭到羅克手里不到半年,尼亞薩蘭的華人就已經突破十五萬,這些信息是尼亞薩蘭的最高機密,小斯不知道,阿德不知道,倫敦也同樣不知道。

同樣在快速增加的還有各種專家教授,工程師,技術人員,甚至是熟練工人,羅克通過不同的渠道收集人才,高端人才有道格拉斯,低端人才有克里斯蒂安,羅克甚至在倫敦、巴黎、柏林都成立了獵頭公司,用高薪和優厚的福利待遇誘惑各種各樣的人才。

這個時代的人才流動是很正常的,各國政府對于人才的重視程度并不像未來那樣求賢若渴,總有人懷才不遇,習慣意義上,尼亞薩蘭也是英國領土,所以為一位男爵工作,并不是一件讓人無法接受的事。

尤其是這位男爵還很慷慨,那就更有充分的理由。

尼亞薩蘭現在的高級人才數量,已經足夠支撐起一座綜合類大學,之所以大學還沒有動工,除了缺乏合適的生源之外,影響是最大的問題,羅克現在還不想被人注意,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

進入十一月,鼠疫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約翰內斯堡的死亡人數突破百人,隔離區內的病人和疑似患者破千,阿布和貝拉米經過半個月的研究,終于拿出來一套有效的隔離方案,紫葳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開始進入隔離區,為隔離區的病人提供醫療服務。

相對來說,約翰內斯堡的情況還是不錯的,比勒陀利亞因為鼠疫的死亡人數已經有近千人,其中大部分是克里斯蒂安雇傭的祖魯人。

奧蘭治在這場鼠疫中損失慘重,十月份每天至少有五百人死亡,到十一月初,奧蘭治的死亡人數已經破萬。

鼠疫開始的時候,奧蘭治還希望約翰內斯堡能為布隆方丹提供醫療支援,被約翰內斯堡堅決拒絕后,布隆方丹只能努力自救,但是因為糟糕的組織能力和動員能力,自救的效果并不大,鼠疫并沒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愈演愈烈。

在布隆方丹市政府之外,甘地率領的擔架隊發揮了“重要作用”。

之所以在“重要作用”上加引號,是因為擔架隊的作用很難評價。

鼠疫爆發之后,甘地敏銳的感覺到,這是提高聲望的重要契機,于是甘地率領擔架隊立刻投入到對鼠疫的防治中。

鼠疫在歐洲肆虐近千年,歐洲國家在對抗鼠疫的過程中也積累了豐富經驗,所以布隆方丹對付鼠疫也是隔離為主,治療為輔。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得了鼠疫基本上就只能等死,能不能挺過去要看上帝給不給面子。

在隔離這方面,布隆方丹并沒有采取更多防護措施,所以甘地率領的擔架隊,就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每天穿梭于布隆方丹的大街小巷,將感染鼠疫的患者,以及疑似患者送進隔離區。

鼠疫桿菌是可以通過呼吸、談話、咳嗽等間接方式,以及皮膚交流這種直接方式傳播的,所以十一月初,布隆方丹市政府才驚訝的發現,甘地率領的擔架隊,已經有三分之一的成員感染了鼠疫。

這下問題就大了,原本布隆方丹市政府為了對抗鼠疫,也對布隆方丹進行了戒嚴,但是沒想到這些每天穿梭于大街小巷的印度人卻成為了鼠疫的感染源,于是感染鼠疫的擔架隊成員也被關進隔離區,剩余的擔架隊成員也被限制行動。

雖然擔架隊的作用毀譽參半,但是甘地的行為,為甘地在底層布爾人中贏得了巨大聲望。

鼠疫爆發的時候,包括路易·博塔、楊·史沫資在內的布爾官員都躲在高高在上的市政府大樓內,不用直接面對鼠疫的威脅,每天用會議這種形式對抗鼠疫的肆虐。

布隆方丹警察局的警察還在巡邏,但是他們不會參與救災,就算是有人倒斃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會處理尸體,而是通知祖魯人組成的收尸隊來收拾殘局。

鼠-->>(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