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名門老公太放肆 > 第51章 BOSS,大禍水

第51章 BOSS,大禍水(第1/2頁)

第二天,冷桀有重要會議,讓司機將朵朵送到拍片片場。

拍完當天的戲,朵朵被同事們邀請去吃午飯,不知道是不是菜色不合胃口,朵朵才碰一口,就想吐。然而撲到一邊的水池,又吐不出來了,只是干嘔。

她疑惑的想,難道胃里又來了什么毛病?

剛收工,藍朵朵獨自去了一趟醫院:“醫生,我是不是腸胃炎又犯了?”

醫生扶了扶眼鏡,“太太,這里是腸胃科,你應該去婦產科。”

“婦產科?”藍朵朵頓時愕然,難道……

藍朵朵很快意識到醫生的意思,她懷著忐忑的心情,只身去婦產科確認了一次。

當她拿著化驗單看著那個陽性兩個字,腦子嗡的一下,真的!

她居然懷孕了!不是一直有避孕的嗎?怎么搞的?

藍朵朵又有些莫名的興奮,這是她和冷桀的孩子,可是,又隱隱有些忐忑,冷桀會要這個孩子嗎?他一直只是說自己是她的正牌女友、未來的太太,如今他已經離婚了,卻一直沒再提過要娶自己。而且,她總是感覺冷桀神秘莫測,有很多事情是她不知道,也無法知道的。

雖然她很想相信冷桀,但女人的敏感程度往往要高于男人,更別說是懷孕的女人了。

于是藍朵朵決定將這個秘密先藏著不讓冷桀知道,他希望冷桀是真心實意想要娶她,而不是迫于孩子的壓力……

朵朵接拍的電影進入了重要環節,然而卻在這一天在片場忽然看見了許久不曾露面的宣文淵。

“你?”朵朵初見宣文淵,還以為自己認錯了人。

這還是當初那個風度翩翩的宣家二少嗎?怎么如今邋遢成這個樣子?

“你怎么在這里?”藍朵朵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問。

“我來看看你。”宣文淵說,聲音中似乎夾雜著一絲隱忍。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藍朵朵敏銳地捕捉到宣文淵眼中的血絲,“怎么了嗎?你看上去很不開心的樣子。”

“沒事!”宣文淵搖頭,“我真的只是想來看看你。”

“不要騙我了,你弄成這個樣子,鬼才相信沒事。”藍朵朵認真地看著他,“快說,如果當我是朋友就快說,別讓我著急。”

“朵朵,我要走了。”宣文淵自顧自地說著,“你要好好保重,你知道的,我最放心不下的那個人就是你。”

“……”朵朵疑惑更深了。

“還有冷桀,他……他外邊有很多女人,你不是不知道……要小心,先保護好自己,明白嗎?”宣文淵定定的看著她。

“宣文淵!你是想急死我嗎?”朵朵最受不得這樣磨磨唧唧的,怒了。

“對了,以后我們就不要再聯系了,我怕我控制不住對你的思念。”宣文淵也不管她如何怒,說完話,轉過身去,不再看藍朵朵。

藍朵朵心中抽痛,宣文淵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地說出這些來惹人傷感,像是即將經歷什么生離死別一樣。

朵朵不解,一把拉住他們,“你先把話說清楚,你要走去哪里?”

“我要去一個安安靜靜沒有爭斗的地方。”

“那你能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

宣文淵還是搖頭,藍朵朵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吼了起來,“喂,宣文淵,你到底還當不當我是朋友?你再這樣,我真的不理你了。”

藍朵朵作勢要離開,宣文淵躊躇了一下,伸手拉住藍朵朵,“別,再陪我呆一個晚上,就一個晚上!”聲音中帶著懇求。

藍朵朵猶豫了一下,點頭答應。

她把宣文淵當成朋友,她不希望朋友出事。

狂歡的酒吧內,宣文淵不停地灌著白酒,曾經有首歌是這樣唱的,寂寞是一個人的狂歡,而狂歡是一群人的寂寞。

酒吧太過嘈雜,藍朵朵開始分不清來到這里的人到底出于一種什么樣的目的。

是來嗨皮的?還是來借酒澆愁的?

比如她面前的宣文淵就是來借酒澆愁的。

然而又有一句話說得好,借酒澆愁愁更愁。

“別喝了,文淵,你這樣會喝壞自己身子的。”藍朵朵擔憂地去搶宣文淵手里的酒瓶。

宣文淵哪肯就范,“朵朵,你讓我喝,我要喝!”

“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宣文淵買醉,那么她藍朵朵奉陪到底!作為朋友就該這樣子。

可是,當藍朵朵碰觸到酒瓶的時候,手指不禁撫到小腹,這里還有另一個小生命的存在,倘若她毫不顧忌地陪宣文淵喝酒,無非是要害了這還未出生的小生命,不能,她不能這么不負責任。

藍朵朵又把酒杯放回去,“文淵,我肚子不舒服,不能喝酒。”

“不舒服?”宣文淵雙頰通紅,藍朵朵也記不清從進來開始他到底灌了多少酒。說著宣文淵伸手就向藍朵朵的小腹摸過去,藍朵朵躲閃著,“文淵,別這樣,你別只顧著喝酒,你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