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素手嬌顏蠱天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去傳信

第二百五十八章 去傳信(第1/2頁)

突然,東方凌白勒馬而立,文竹一驚連忙上前詢問,“怎么了,王上。”

東方凌白皺了皺眉,“昨夜我走的匆忙,忘了跟橘兒道別,她此時醒了定會擔心我,你回去跟她說,我去戰場部督戰幾日,讓她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為我擔心。”

“是。”

東方凌白點頭策馬而去,文竹無奈嘆氣,轉身折返,他著實不太懂,為了一個女人,師兄這般付出可是值得?一個女人甚至重過了江山社稷?重過了跟燕國舊臣聯姻鞏固地位?

不知為何,腦子里突然有了這個念頭之后,程南橘的眼前竟然突然出現一個畫面,東方凌白一身白衣不知怎么染得血紅,他披肩散發,血跡藏藍不堪,手持一柄長劍,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流過劍身從劍鋒上留下來,滴答,滴答,就像是扼住了人的心一般,程南橘瞬間喘不過起來。

她閉著眼睛,雙手捂著自己的頭,可是這畫面卻更加清晰了,甚至能聽到她撕心裂肺的聲音,在喊東方凌白的名字!

不行!程南橘目光一寒,立即折返回自己房間,換了一身利落衣服,正欲出門時,正對上端著藥進屋的綠蕪,綠蕪一愣,連忙問道:“主兒,你這是要干什么?”

“你,你,你能看到了?”

程南橘在綠蕪的眼神中看出一絲驚詫,就如同一根刺一般扎入她的心中,總覺綠蕪的驚訝有些不合時宜的篤定,就好似她一早就知道她的眼睛會好一般。

還不等回答,文竹已經奔至院子里,程南橘抬眸望去,文竹亦是一愣,還沒回神程南橘便問,“凌白去戰場了對嗎?他讓你回來是想起臨走時忘了知會我?”

文竹更是吃驚,回神后不知說什么好只好點頭,喃喃道:“眼疾和啞疾都好了?”

“來的正好,帶我去找他。”

文竹這回終于是反應過來了,撥浪鼓似的搖頭,“不可不可,若是王上知道了我把你帶過去,非要了屬下的命不可。”

程南橘從綠蕪手中拿過藥碗,隨手一揮擊碎在木桌上,手持一片碎瓷,不容置喙道:“若你不肯帶路,我的命現在就給你!”

文竹驚慌,“主兒,放下瓷片,莫要傷到你!”

“你可肯帶路?”

文竹正遲疑,程南橘扔了瓷片大步走到他面前,文竹本能伸手去攔,程南橘也不知是何緣故竟然反手一推,一招擒拿手險些將文竹的肩膀卸下來,兩人四目相對皆是一愣。

程南橘的反應終是快一些,她一推放了文竹,目光凝著他,“這般身手可夠格與你同行?”

文竹無奈,想著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就帶上這個姑奶奶,只是他十分驚訝,為何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還患有眼疾和啞疾的女子怎么會突然傷病全無,竟然還有如此快的身手?

“還不快走?”

文竹拱手行禮,“主兒稍等,我這就命人準備馬車?”

程南橘一擺手,冷眸瞟了文竹一眼,“坐馬車去戰場,你是怕我不被敵軍抓去做人質嗎?給我一匹快馬,我們即刻出發。”

“不如主兒與我共坐一匹馬,如何?”

“不必!與你同坐,耽誤我的腳程,少啰嗦,刀劍無眼,你就不怕王上遇見什么麻煩嗎?快走!”

文竹不知自己是怎么被程南橘震懾的,只是她如此字字鏗鏘,文竹被問蒙了,只好被牽著鼻子走,原本文竹還暗搓搓的想,也就是嘴上功夫,一會怕是連馬背都上不去,就要鬧著回來了。

可讓文竹沒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竟然手拉韁繩,一鞭子抽在馬身上,隨即飛身上馬,一系列動作行云流水干凈利落,就他目瞪口呆之時,她已經飛馳出百米有余。

文竹咽了口吐沫連忙追上去,可在馬上的程南橘也愣了。從方才開始她就一直在想,她為何會武功?又為何會騎馬?為何一聽到戰場就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方才眼前的畫面那么清晰,凌白真的出事了嗎?越是恐懼,鞭子就抽的越重,馬跑的越快也就越是顛簸!

文竹在身后跟的吃力,翻山越嶺有時會丟失了程南橘的蹤跡,一路上膽戰心驚,這姑奶奶可怕,真可怕!

兩軍對壘,站在城墻上,面前就是筆架山,而這兩座連綿山峰之后,就是敵軍的營寨,姬無奢望著軍營中的炊煙發呆,謝清霜站在他身后半響,姬無奢都沒發現,謝清霜忍不住去問,“師兄,你在想什么?”

姬無奢睫毛輕顫,似是輕嘆的回神,微微搖頭。

“可是在想這仗怎么打,才能攔住二-->>(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