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素手嬌顏蠱天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富貴苦命人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富貴苦命人(第1/2頁)

“無奢兄可是擔憂,明日啟程趙國,此行兇險?”

姬無奢唇角微牽,燕南次便語重心長的嘆氣,“得兄如此,夫復何求?!無奢兄為了南次統一七國的宏圖偉略可謂是費盡心力,南次心中頗為感動!”

良久,姬無奢方才無聲笑開,沉吟:“此行兇險,只是險不在生死。”

枳兒,如今再見我,你可會那般絕情呢?你可知我甚是想你……

程北枳忽而耳根發熱,就有太監來口門,蒹葭帶人來,正是趙魚晚身旁的公公。

程北枳抬眸看了一眼,心想,趙魚晚果然不愿自己來做這個了斷!

“賢妃娘娘,太后娘娘鳳體欠安,百官束手無數,陛下思前想后,思及娘娘妙手仁心醫術非凡,顧請賢妃娘娘移駕芳菲宮為太后診治。”

回春聽完額頭直冒冷汗,想也不想便站出來,“公公怕是聽信了宮中的傳言,我家娘娘出身武將之家,并非醫者,何以給太后娘娘瞧出個子丑卯酉來?定是其中出了什么岔子,不如公公先回去啟稟陛下,再多定奪。”

“不必了,公公院中稍作等候,本宮取來藥箱。便隨公公前往。”

“娘娘,不可……”

程北枳微微搖頭打斷回春,關上房門,低聲道:“你以為陛下單純是讓我去給太后看病的嗎?這件事沒有這么簡單,好在我早做了打算,沒事。”

“可是娘娘,宮中都傳遍了,那日冷宮之事太后便一蹶不振惡疾纏身,娘娘這個時候前去恐不太平啊……”

程北枳輕笑,“這宮中可有那一日是太平的?”

“娘娘,太后本就對娘娘不喜,那日冷宮之事,太后更是對沒有一把火燒了那個地方對娘娘頗有微詞,有太后娘娘宮中的婢女告誡奴婢,讓娘娘離太后遠一些,娘娘此去不是自投羅網嗎?陛下太糊涂了怎么能聽信百官的讒言,讓娘娘以身犯險那?”

程北枳抬眸看這回春,嘴角勾了勾,挑起眉梢道:“回春,你本就心思澄澈,如此還看不出這是陛下的意思。”

回春一怔,回神才冷靜了些許,“如此,奴婢就放心了,陛下定是不會害娘娘的,既然是陛下的意思,陛下定能護佑娘娘平安。”

程北枳清淺一笑,回春說的沒錯,此行她定是安然無虞,不會有半分的危險,趙魚晚是讓他去解毒的,他早就知道她跟冷宮之中的兩位太妃關系匪淺,定是得了她們些許神技,或許能解太后身上的劇毒。

于情,再生再造之恩典無以為報,此為契機。

于理,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此為大快人心。

趙魚晚本就攻于心計,十分擅長算計,這一遭他又是算了個不差分毫。

說來也是巧了,程北枳從來不愿意算計,可是她卻早就準備好藥方和藥箱就等著趙魚晚這一聲傳喚。

她眼角落在回春的眸子上,手指輕輕拂過她的發絲,不疾不徐道:“你說的對,陛下不會害我,是因為我對他有大用處,唇亡齒寒,誰會坑害自己的馬前卒那?”

回春一驚,“娘娘萬不可這么想,陛下不是……”

“罷了,是什么都不重要,回春,你放心,無論何時我都不會害陛下,答應先人的事,我程北枳決不食言。”

回春聽不太懂,只是覺得程北枳雖然日日在她跟前眼下,卻多得是她不知道的秘密,看不清的情緒。

她不懂她為何精通醫術。

亦不懂她為何日日躺在樹枝上喝酒。

還不懂她為何平日里沒有什么表情,嘴角一勾都帶著風露清愁的苦楚般。

程北枳提了藥箱,跟在公公的身后去了芳菲殿,槐太妃的醫經上記錄著一種可解太后封閉雙腿月月反噬的蠱毒針法,輔助以鳶太妃的那套銀針,應是能解太后身上的劇毒。

太后半生浮沉,折磨別人,折磨自己,費盡心力的想得到這兩樣東西就是為了解除自己身上的蠱毒,只是如今天隨人愿,面對這結果,她可還有片刻的開懷?

輕紗漫舞,回廊中冷風習習,吹在程北枳的身上拂起她青絲三千,半遮容顏,她忽而頓足,往來路漫漫,悵然若失……

“娘娘,你怎么突然停了?”

程北枳回眸,“無妨,公公繼續帶路吧……”

這一路一念起,血雨腥風隨之,一念滅,依舊是狂風驟雨來之,你本就是生而不得安寧!程北枳這邊是你的命數,躲不過的!

芳菲宮中一片狼藉,太后蓬頭晦面的樣子程北枳是第一次見,褪去一身珠光寶氣,錦衣華裳,也不過是個可憐的女人。

阮云娥癱在錦榻上,慘叫聲不絕于耳,似瘋似癲,更似撕心裂-->>(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