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素手嬌顏蠱天下 > 第八十四章 所嫁非人

第八十四章 所嫁非人(第1/2頁)

鐵鎖一層層從老門上松下來,程北枳神色一頓,硬是生出一陣心疼。

“小主兒,人就在里邊,你快去快回,天亮之前務必離開這里。”

程北枳點頭,從袖子中拿出一個藥方遞給小廝道:“按著這個藥方去抓藥,你妻兒的殘毒即可解除,天亮之后,帶他們離開大趙吧。”

小廝目光閃爍,立即跪地磕頭道:“多謝小主救命之恩,小主萬福。”

程北枳側身走進牢房中,每走一步,都覺心間滴血。

雖是天牢,卻與乾清宮一般無二,每一處細致入微的陳設物件都如出一轍,向來趙魚晚也是煞費苦心。

這也證實了她的猜測。

趙魚晚早就料到姬無奢會來,他醉翁之意不是割地,而是挾天子以令諸侯。

只是他終究算錯了一步,不想姬帝竟然一氣之下駕鶴西歸,留著這“天子”怕只能威脅她了。

想來也是可笑,如今姬無奢的命就握在她手心,她曾想將他碎尸萬段千刀萬剮,可是如今她卻心疼的要死,想方設法也要救他出去。

愛上一個人多么可怕?

可怕到,他傷害過你一次,你卻還想再愛他一次。

從初識開始,每一步多站在他的位置上去愛他,是否結局會是不同?

程北枳不知道答案,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還是想試一次。她不是給姬無奢機會,而是給自己機會,死過一次的人仿佛知道了,人活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程北枳提著酒壇,步履蹣跚,姬無奢坐在矮幾旁作畫,見來人無意抬眸,對上程北枳的眼神整個人僵了一瞬。便再也移不開眼睛。

見她走近,便是如同畫中人從中走了出來。

姬無奢全當是自己眼花,只愿再多看上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此刻,她應是折返大姬,說不定已經跟東方凌白過上神仙眷侶的生活了,想來還是有些許后悔。

若是那一夜,再無賴些,是否能要了她?憑著些許殘念也好熬過接下來的坎坷數年!

想著想著,眼睛就酸了,似是要流下淚來。

視線開始模糊,那人影也就跟著模糊起來,姬無奢揉了揉眼眶,生怕落下什么暈開筆下丹青,寶貝般的護在袖下。

程北枳雙眸氤氳著霧氣也是覺得可笑,竟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她抖落批在身上的黑色斗篷,三千青絲隨著火紅的嫁衣一同露出來,姬無奢倏然瞠了瞠眼。

程北枳把酒壇放在一旁,拿起姬無奢筆下的畫來,仔細端詳,還真是惟妙惟肖,是自己的樣子。

程北枳望了姬無奢一眼,輕笑道:“那幅畫我沒送給東方凌白,在榆林的時候被我毀掉了,竟不知你丹青也畫的這般好。”

姬無奢陡然一驚,抓住程北枳的手腕,獰眉道:“你怎么還在趙國?”

程北枳就更是心疼:“你真是傻,你不要東西以為旁人便也不想要,你看中的東西便覺旁人也一樣看重。”

“東方凌白那?難道他也被趙魚晚抓起來了?不可能的,以東方的伸手,趙魚晚奈何不了他!他答應我帶你離開趙國,我這就去找他!”

姬無奢猛然站起來,朝著門口奔去,窸窸窣窣的鐵鎖聲叫囂著,如嘲笑一般。

剛走出幾步,姬無奢一聲嘶吼,被撂倒在地上,猩紅的血色從他的后背上滲出來,程北枳的淚也跟著陡然掉落。

她顫抖的手指輕撫過姬無奢的肩膀,手腕粗的鐵鏈鎖在姬無奢的琵琶骨上,他堂堂天子驕子,細皮嫩肉,何時受過這樣的極刑苦痛?

程北枳突然撲上去,雙手捧著他的臉:“你怎么這么傻?姬帝死了,東方凌白背棄了你們的約定,應是回去爭奪帝位了。”

“你……你說什么?”

姬無奢雙眸渙散,唇角抽搐的讓人心疼,程北枳便不敢再說什么,只把他擁入懷中,眼淚吧嗒吧嗒的掉在他的背上。

“你說什么?誰……死……誰死了?”

程北枳抱著姬無奢,哽咽道:“無奢,我會救你出去,去玉磯山送皇上最后一程。”

“不可能,不可能,北枳,你不要騙我了,好嗎?你是騙我的對不對?”

程北枳不說話。

姬無奢哭的更兇,如同一只受傷的小獸,每一聲嘶吼都讓程北枳跟著撕心裂肺,難以平息。

他從未如此痛苦,也未曾這般聲嘶力竭的慟哭,就連被趙魚晚穿了琵琶骨關在這里,他也未曾這般激動過。

他不知道此刻能抱著程北枳是幸運還-->>(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