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大符篆師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攤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攤牌(第1/2頁)

白牧野從虛擬倉出來之后,來到客廳,便看見夏侯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前放著一杯綠茶。

晶瑩剔透的水晶被子里,每一片茶葉都直立著,大多漂浮在上面,少數沉在下面。

綠意盎然,給人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茶不錯啊!”白牧野從樓梯走下來,大咧咧坐在夏侯明對面。

夏侯明微微皺了皺眉,抬起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公子,你提的要求,能滿足的我都已經滿足,是不是該給小女治病了?”

“嗯,是該給她治病了。”白牧野點點頭,看著夏侯明:“但在這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

“你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夏侯明點點頭,一臉沉穩。

“我想知道,你們非殺我不可嗎?”

白牧野問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微笑,目光清澈的看著夏侯明。

他很想知道夏侯明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因為這件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知道的。

可他偏偏知道了。

“這叫什么話?”夏侯明的反應很是驚愕,他看著白牧野,“你怎么會這么問?你是我請來給女兒治病的,我殺你做什么?”

“你這就有點沒意思了啊,夏侯先生,你好歹是個人物,別叫我瞧不起你。”白牧野目光依舊清澈的看著夏侯明,“行不?”

“白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夏侯明聲音低沉,身上氣場散發,一臉真誠。

“擦,我干掉了倆王二麻子,他們是你們組織在百花城的實際管理者,另一個管理者是那位王副城主!”

“瞧瞧你們干的那些好事兒!”

白牧野收起笑容,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淡淡看著夏侯明說道。

“騷擾我們幾個熱心學生為安置百花城城北區貧困人員就業難問題而開的店鋪;設局坑我合伙人老婆的錢;用自己女兒做誘餌把我釣到麗明城……夏侯先生,還要我繼續往下說嗎?”

“我討厭抖機靈的人,但更討厭裝傻的!我既然問你,就說明我知道!”

“紫月跟你說的?”夏侯明愣了半天,微微皺起眉,沒有再矢口否認,而是看著白牧野反問了一句。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自己女兒那里出了問題。

因為除此之外,白牧野沒有任何渠道可以知道這些。但這些事情,女兒也不應該知道的如此詳細啊?

傻丫頭到底怎么知道的?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說?你就那么恨你爸爸嗎?

這是一件很嚇人的事情!

因為他的公開身份,是麗明城超級富商,也是麗明城城主的親弟弟!

無論身份地位,還是社會名望,都相當高!

而那個存在了數萬年之久的組織,則是神秘的,從不會放到陽光下面的。

除了組織內部的人以外,沒人敢把夏侯明這樣一個大商人跟一個在陰暗中存在了數萬年之久的古老組織聯系在一起。

這種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且不說會給他和他的家族帶來怎樣影響,對他所在組織的打擊也將是無比巨大的,遠非百花城那點事所能比的。

夏侯明輕輕嘆了口氣,心說自己那么寵她愛她,她對自己這個當爹的,就那么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不坑爹就不舒服嗎?

這少年……無論如何都不能留了。

但前提是,他必須給自己女兒治好病!

很多人都說他是個梟雄,但夏侯明一直覺得自己不算,因為真正的梟雄,關鍵時刻別說老婆孩子,就連親爹都能******如歷史上那位,要跟敵人分食自己老父親的大人物。

人家才是真正的梟雄呢!

他這種無法舍棄親情的女兒奴,算什么梟雄?

差得遠呢!

但不管怎樣,這個少年,他都不會放過!

他沉默了一會兒,輕輕嘆了口氣,說道:“你還知道些什么?”

“夏侯先生,我這個人呢,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睚眥之仇……倒是沒什么。”

“呵呵,不至于因為別人看我一眼,就記恨在心。我最多問句你瞅啥,他要敢說瞅你咋地,我了不起揍他一頓,或者被人家揍一頓。”

夏侯明:“……”

你特么在跟我說笑話嗎?

“可若是別人處心積慮想要害我的命,那對不起,這是生死大仇,我肯定是要拼命的!”

“人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我呢,不是匹夫,我是個天才,是個天才符篆師!這天才符篆師要是怒起來的話,可就不是血濺五步了。”

夏侯明已經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在這里殺掉白牧野,心態不由放松起來,微笑道:“繼續。”

“真正的強者之怒,可以血流成河,也可以尸橫遍野,我沒那么大本事,但掀翻你這夏侯家,問題還是不大的。”

“哈哈,你怎么掀翻?用紫月來威脅我嗎?”夏侯明微笑著問道。

“用她?好主意!這應該是最行之有效的簡單方法了。不過沒那必要。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還是挺有節操的。”白牧野道。

“那你用什么方法?召喚孫家那兩位大宗師踏平我這莊園嗎?”夏侯明呵呵冷笑。

“原本的確有這想法。你也不用扯你背后組織有多可怕,他們會忌憚之類的話,不用他們倆,一個就足夠踏平你家了。”

“不過后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他們身份不一般。打壞人沒什么問題,但打你們這種把自己身份弄得無比干凈的人,還是有點麻煩的。畢竟不明真相的人永遠占多數,我也不想給他們惹麻煩。”白牧野面色平靜的說道。

“哦?那我倒是有點好奇了,莫非你背后還有什么了不得的能量不成?”夏侯明依然保持著微笑。

他甚至一點都不擔心白牧野會暴起出手。

到他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身邊哪能沒幾個心腹?

身上哪能沒點壓箱底的寶貝?

他敢保證,只要白牧野一動彈,立即就會被鎮壓!

“別在那試探了,我的能量賊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白牧野笑了笑,“別說你們這群人,就算你們這組織的幕后大佬,那位齊王殿下……想要招惹我,都得好好尋思尋思,能不能承受住隨之而來的報復,而你們……你們算個什么東西?”

夏侯明霍地怔住,眼里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如果說剛剛他因為白牧野知道了他們的計劃,也知道了他們背后的組織,有點被驚到。

那么現在……他真被嚇到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這個組織跟齊王殿下有關?

我都是最近這幾年身份地位到了,才知道的這件事,整個麗明城組織里面,也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從未往外說過這件事,連我兄長都不知道!

他一個小孩子又是從哪知道的?

這種事情,絕不可能是紫月告訴他的。

因為紫月根本就不知道這些!

哪怕這些年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但夏侯明卻從未有過現在這種感覺。

面前坐著的明明是一個極為英俊帥氣的少年,可說出來的話,卻讓他毛骨悚然,頭皮都快要炸開了!

少年笑起來非常好看,但在夏侯明眼中,那帶著淡淡嘲諷的笑容,卻是這世間最恐怖的笑。

他那七級靈戰士的心臟都有些難以承受,跳動得非常暴躁。

渾身冰冷!

看著夏侯明那一臉震撼的表情,白牧野道:“我說,你聽,反正這是你的地盤。要在這里的談話還能被別人監聽去,那就不怪我了,只能說你自己蠢,這點小事都搞不定。”

夏侯明:“……”

“我不拿我背后的力量嚇唬你,那沒意義,遠水也解不了近渴。你現在也只不過是震驚加恐懼,等回過神來肯定還是在心里想著怎么能把我給弄死。畢竟對你們這些人來說,死人永遠是最安全的。”

“我跟你說,我既然敢跟你說這些,肯定是不怕你,你沒弄死我的本事,我的底牌并非源自我背后的力量,而是源自于……我自己的本事。”

說到這,外面突然間傳來一聲輕微的爆響,房間隔音很好,所以聲音不大。

接著傳來一陣慌亂聲音。

夏侯明下意識的就要有所動作。

白牧野看著他道:“別激動,那是法陣符,你應該也了解過,我的符篆就能持***多鐘,時間有點短,只能做個爆裂法陣。剛剛只不過是激活了其中一個點,炸了你家外面一個雕像而已。太遠距離我也控制不到。但這屋子里,我可以保證,到處都是爆裂法陣符。別看只有一秒鐘,它可比炸彈快多了,威力特猛,一秒鐘足夠把這里夷為平地幾十次,我肯定沒事,你這種小級別肯定活不了,身上有寶貝護體也沒用,你信不?要不要試試?”

夏侯明深吸了一口氣,他甚至沒問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也沒說信不信。

選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沙發上,冷眼看著白牧野,沉聲道:“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你看,這才像個人物嘛!”

白牧野沖夏侯明豎起一根大拇指,笑嘻嘻地道:“現在我已經展現出我的能力來了,我不但有本事自保,還能弄死你們,所以大家開誠布公一點,都別玩什么心眼。”

夏侯明沉默著,在心里盤算著,沒出聲。

白牧野知道他在想著怎么弄死自己,但沒關系,他底牌又不止這一張。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中多得多,說句不夸張的話……您的女兒,曾經求我跟她一起,大義滅親,掀翻你們的組織。”

夏侯明抬頭冷眼看著他。

白牧野笑道:“雖然我很想嘲笑你兩句,當爹當的真失敗。但你女兒這人還可以,她也不是不在意你這個父親,她這樣是因為有別的原因,這個說出來會嚇死你,所以待會兒再說,咱們一件事一件事的算。”

夏侯明一臉黑線,他已經有點失去耐心,想翻臉了。

白牧野看著夏侯明:“你有點耐心好吧?畢竟是你們想弄死我,我雖然沒受到什么實質性傷害,但心靈受到了很大創傷,需要好好發泄一下。”

夏侯明漠然的看著白牧野,依然沒做聲。

“第一,我沒有答應您女兒的請求,因為現在確實不適合,盡管我也想干掉你們這些敗類。”

“但我想的跟你想的是兩回事,我本來是想連齊王一塊給掀了!”

“把你們這群黑暗里的驅蟲,陰影中的敗類都扔在陽光底下,好好暴曬一番!”

夏侯明眉頭緊鎖,低頭看著手里的雪茄。

“呵呵,別怕,更嚇人的還在后面,所以先別忙著嚇自己,淡定一點,你聽著就行。”

夏侯明繼續看著手里面的雪茄,頭都沒抬,手卻有點哆嗦。

是氣的。

“可如果我現在掀了齊王老底兒,他十有八九會造反,還會瘋狂報復我,這結果可不是我一個小孩能承擔的。而且就連我們的皇帝陛下,估計也絕不會希望一個昔日戰神造反。”

“所以這蓋子,我暫時不會去掀開它,但不要質疑我有沒有掀開它的能力和勇氣。就像你到現在都想不通,我是怎么知道這么多秘密一樣。”

夏侯明抬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始終平靜地看著他:“第二,你們這個組織本身,既然已經存在這么多年了,自然有你們存在的道理。我雖然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我特別不喜歡你們這組織的理念,更討厭你們做的那些事情。但我一個人,又能阻止多少這樣事情的發生?”

“沒有了你們,也會有別人。就像王二麻子死了,你們立即尋找新的代理人一樣,我總不能殺光所有這些人渣。”

“所以,有朝一日就算我真的掀開這蓋子,那也是因為我跟齊王對上了,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嘍啰。你們不配。”

“第三,關于我們之間的恩怨。”

白牧野看著沉默的夏侯明,“說實話,那倆王二麻子他們是自己找死。堂堂一個百花城地下大佬,看上一個女人居然需要用強,你說丟人不?小混混出身的人,格局就是差勁。你們以后選代理人,麻煩選聰明點的,別找這種白癡。否則最終丟的是你們的臉面,損失的也是你們的錢。”

“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發生,我跟你們這群人基本不會生出什么交集來。”

“你說我一高中生,現在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學習,爭取在各種比賽中拿到好成績,爭取讓自己迅速成長起來,然后做一個對帝國、對這世界有用的人才,對吧?”

對個屁!

夏侯明嘴角抽了抽,看著白牧野,你豈止是人才啊?

你特么簡直是個妖孽!

幸虧你還年輕,以為留下一點所謂的后手,我就不敢現在弄死你!

雖說原本就沒打算讓你活著離開麗明城,但現在,你可能連明天的太陽都見不到了!

紫月那里,回頭好好跟她交流一下。

相信是可以說-->>(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