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三天三夜(第1/2頁)

醫師們,聒噪如麻雀。

“我早就聽說安國侯殺人如麻,這樣的女魔頭也會救人?”

“連劉御醫都束手無策,這個女人也真是敢口出狂言。”

“我們就拭目以待,看她到底是救人還是殺人,只是四大帝國的國王都在皇宮里,恐怕我們北月要讓人看笑話了。”

“……”

或是年輕或是中年的醫師們越說越起勁,說的面紅耳赤,他們就像是封建社會里走出的毒瘤,拼命的批判著輕歌的做法。

醫師,通常是清高之人,他們不允許輕歌這種人與醫師沾邊,這樣會讓他們有種察覺,和個殺人狂同流合污了。

劉御醫渾濁的眼,看著紫玉打造出的門,若有所思。

白發女子那雙滿是睿智的眼,并不像世人所詬病的那樣。

當真是口出狂言嗎?

此時,眾醫師們還在說個不停,一條火紅的鞭子,忽然打在殿門前醫師的腳下,塵煙四起,在堅硬的星辰石板上,甩出了一條溝壑痕跡。

身著黛藍長衫的女子快步走來,三千青絲被玉冠豎了起來,亦正亦邪,“安國侯也是你們能說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朝陽公主——”

惶恐之下,眾醫師們都單膝跪了下來行禮。

殷涼剎哼了一聲,“醫師救人,應該不是靠嘴吧?”

殷涼剎這段日子,都居住在皇宮,只因皇宮里的消息最快到達,她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得到梁浮的消息,掐著手指算那個男人什么時候能來。

得知西尋皇妃病倒的消息,她急忙忙的過來,半路遇見北凰等人,知道輕歌在醫治皇妃,哪知一來,就聽到醫師們這般評價輕歌,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

幾名年輕的醫師聽見殷涼剎說話這般不客氣,其中一人往前走了一步,雙手有模有樣的作揖,道:“朝陽公主,你是殷將軍唯一的后代,是性情中人,但我們這些醫師,哪個不是以救人的為的畢生夙愿?我們之所以詬病安國侯,也不是無中生有,安國侯既不是煉丹師,也不是藥劑師,更不是醫師,劉御醫的名號響徹北月,他救過的人不說幾百起碼有上千,御醫一心鉆研醫術,于我們來說,醫術就是崇高的神圣的,安國侯一個外行人,卻敢說救治西尋皇妃,這不是狂妄是什么?”

興許原先他們還被殷涼剎的威儀壓住,此時,有人起頭,其他人紛紛附和。

殷涼剎目光轉冷,“侯爺既然說了能救治,那便是能,你們不能,做不到,別人就必須得做不到?”

“若是侯爺不能呢?”那名青年醫師,繼而笑意盈盈道。

殷涼剎一怒之下,道:“若侯爺沒救好皇妃,我自斷一指!”

青年醫師臉上的笑容褪去,有些僵硬,他只是想維護皇宮醫師們的尊嚴罷了,才會反駁殷涼剎的話,哪知殷涼剎這般沒有理智,為了一個安國侯,竟敢拿手指來做賭注。

門外漢不知道,懂醫術的卻是很清楚,醫師這條路,難走,要對癥下藥,詹婕妤的病,是怪病,想要醫治好,得請來登峰造極的醫師或是煉丹師。

不過,他們可不敢斷掉殷涼剎的手指,若是被北凰知道了,只怕他們就要下崗了。

-->>(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