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 第2689章 在這個家里沒了地位

第2689章 在這個家里沒了地位(第1/2頁)

守在門前的妖域侍衛連忙祭出兵器,兩把利器左右交錯,橫在姬九夜的脖頸前,擋住姬九夜的去路。

姬九夜雙手扶在門楣,目光所及,是身著曳地黑袍的妖后。

妖后的身影,沒有以往高大了,如今看起來,那么的脆弱落寞。

“母后!”姬九夜心臟一痛,驀地大喊道。

妖后頓了頓,并未回頭望向姬九夜,只抬頭再看了眼紅月。

那血紅的月,沒有想象中的好看。甚至,紅月的存在,像是在無時無刻的嘲諷她。

嘲諷一個愛而不得的怨婦,嘲弄一個被丈夫拋棄的悲哀人。

姬九夜跪在門檻前,是一種較為復雜的心情。

哥哥還活著,他興奮到想要飛起來沿著妖王宮兜幾圈。

可是提及父親,姬九夜又有一些難過。

哥哥見到了父親嗎……

……

這一夜,妖域的紅月,像是鮮血一樣,紅的陰暗壓抑。

輕歌做了個夢,夢見姬月懷抱漫天彩霞走向她,突然之間,天旋地轉,白晝變成了黑夜,姬月的身體化作了血水,粘稠的血水混淆在一起,成了一輪紅月掛在天邊。

舉目四顧,天地莽莽,一片漆黑,心有魔障。

輕歌感到無邊的壓抑,等她醒來時汗水津津。

突如其來的懷抱,溫暖異常。

姬月懷抱著輕歌,輕撫輕歌的發,低聲問:“做噩夢了?”

“嗯。”輕歌的小腦袋在姬月懷里蹭了蹭,噩夢驚醒,少了鋒銳冷戾,多了溫和柔情,還有三分天真無辜。

輕歌緊緊地揪著姬月的衣襟,淚眼汪汪望向姬月,猛地一個熊抱把姬月撲在床榻。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總不能嘮家常吧?

輕歌動作迅速,小手胡亂動著,扒拉姬月的衣裳。

奈何這衣裳此刻好似有仇一般,怎么都扒拉不開,輕歌怒了,拔出明王刀,刀光乍現,衣裳裂開,輕歌這才心滿意足把明王刀收回。

姬月:“……”這事兒,不該是男人來做嗎?

昏暗的殿內,輕歌眨巴倆下眼睛,美眸點漆,雙眉似煙纏,面頰因燥熱而緋紅,此時的生動可愛,叫姬月吞咽口水。

犯罪……

姬月腦子里出現一個詞。

當即,姬月展示雄風,反守為攻,將柔軟的女子抵在榻下。

正欲親吻之時,小小身影驟然出現,姬月冷不丁親在了小包子的臉頰。

小包子嫌棄地擦了擦臉頰,突地咬著杯子眼眸噙淚可憐兮兮望向輕歌:“娘親,曄兒怕黑。”

姬月嘴角抽搐,冷冷地看著自家兒子。

輕歌心疼極了,點火炙熱過后便不理會姬月,抱著軟糯糯的兒子睡在一邊,還叫姬月不要占了地方。

姬月看著歡樂的母子倆,深深的懷疑自己在這個家里儼然沒了地位。

姬月披上血色外袍,掠出了門外,在冰湖里站了一夜。

點火容易滅火難。

天微微亮時,姬月才沐浴一番換上干凈的衣裳回到殿內。

床榻上,被子滿是褶皺,已有一半棉被掉在了地上,輕歌睡-->>(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3d专家组选杀号汇总